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骚老婆糖糖
骚老婆糖糖

骚老婆糖糖

我叫小草,今年廿八岁,结婚差不多一年。我老婆叫糖糖,今年廿五,不算是美女,不过看起来绝对是清纯的邻家女孩。这样看起来乖乖的女生,为什么老是会认识我这样的坏男人?

  她是会计师,努力工作,很爱我,也很喜欢性爱运动。虽然是我帮她破处,但我知道在我之前她已经常用她幼嫩的手指和迷人的樱桃小嘴为她以前的男朋友出火,我不但不介意,当幻想当时的景像,我的化身不其然会变得更粗更硬。

  糖糖也很听话的在床上任由我玩弄,当我提及一些刺激的性话题时(例如:

  3P、杂交、换妻、轮奸……),虽然糖糖会表现得很怕羞,但她的淫水反而会流得更多,至少会有两次高潮。

  今天是星期五,我下班回家见到糖糖在化妆,身穿了T恤、牛仔裤。我问:

  「要去哪里?」糖糖:「跟同事们去KTV啦!」我说:「不是吧?打扮得跟家庭主妇一样。」糖糖马上瞪了我一眼,很短时间已经换了另一套衣服,白色蕾丝连身裙,露出雪白的双脚,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很久没看她这个样子了,我当初就是给她这个样子吸引。

  糖糖:「我走啦,老公。」我:「小心呀!」我一个人在家里都不知有什么做,索性一个人出外吃饭,随便逛逛。当我吃完饭在街上闲逛时,居然看见糖糖的身影,她好像跟一班男女在一间KTV门口,大概有三男五女,我想应该是她的同事。反正我没事干,不如自己一个人唱KTV也好,为了不让老婆见到我,我故意等他们进去后十分钟才进去。

  点了几首歌,去洗手间的途中顺便偷看门口那些小窗口,试下找不找到我老婆,结果在隔了几间房后见到她,正在喝着果汁。见没什么特别,我便返回自己的房间,再召来了三个朋友一齐唱。差不多十一点,我去洗手间解手时,有两个大约二十岁的男生走了进来。

  青年A:「头先隔离房果条女真系几正。」青年B:「你话着白色连身裙果件?佢个名都够哂甜啦!摆明叫我地将佢当糖慢慢啜、慢慢食。系几正,不过佢有戒指既。」青年A:「咁咪仲好,人妻喎,屌爆佢都唔惊佢叫你认佢个肚。睇佢个样最多廿一、二,可能早结婚。」青年B:「不过估唔到佢地肯同我地一齐玩,佢地好似全部都系会计师。」青年A:「可能全部女都系淫溅会计师,头先佢地D西肯定已经湿哂,好想被我地成班兄弟支野系咁扑啦!」他们走后,只留下我一个人在洗手间里沉思。

  回房时,我已经看不见糖糖在原来的房间,连她的同事都只剩下几个,到底他们去了哪?再周围走走,看见一个女生走向最尾的房间,我认得她是糖糖的同事,下意识觉得糖糖也在那里,便跟着她走去。

  来到门口,里面放着最劲的音乐,从小窗口只见少许光从电视机投射出来,别说是糖糖,其他什么人都看不到,太黑了,我只有回自已的房间继续唱歌,但我的心此刻已经留在那间房里。

  到底点先可以知道房内的情况?糖糖又系唔系响房入面?如果系又做紧咩?

  一堆问号在我脑内打转,突然灵机一动,马上走到果间房前转角位,打电话俾糖糖。

  我:「老婆,你玩成点呀?」

  糖糖:「你未瞓咩?我差唔多返黎啦。」

  我:「你讲咩?好糟呀?」

  糖糖:「我话差唔多返呀。」

  我:「听唔到呀,不如你出到去店外再打电话俾我啦。」跟住我马上收线,目的只是确定我糖糖是否系果间房入面,不出所料,见到糖糖走出黎,不过见佢脚步有点浮,可能饮咗好多酒,她看不见我,,直接向门口走去,系呢个时候,见到有两个男仔走咗出黎,似乎系跟住我老婆出去。

  糖糖:「老公,你而家听唔听呀我讲嘢呀?」

  我:「听到啦,你玩得开唔开心呀?」

  糖糖:「我要返屋企啦,你过唔过黎接我呀?我好醉呀。」我:「我谂住你今晚无咁早返,所以走咗啊明屋企打机。」糖糖:「接我啦,唉,算啦,咁好啦,一阵我自己搭的士返屋企,你都玩得开心D。」我见到果两个男仔同糖糖企得好埋,好明显系听紧我地讲咩,可能佢地听到我唔接佢走,不其然露出令人讨厌的笑容。

  打完电话后,见到糖糖同个两个男仔倾咗几句,但系唔知佢地讲咩,跟住看见佢回到自己同同事既房间,两个男仔面带失望走往洗手间方向,我当然抢先走入洗手间,而且走入厕格锁门,希望佢地以为洗手间无人,等佢地可以「尽爆心中情」青年A:「仲以为今晚有糖食,点知又系要返屋企,激死人。」青年B:「你头先都算食到D啦,佢地醉到瞓咗系度,拉高佢条裙佢都唔知,连喱仕粉红底都见到。」青年A:「真系好正,佢头先一转身时,对白脚好似模特儿咁交义一齐,再露少少底,不过佢个同事都唔错,又CUTE又玩得,玩到佢同事被人抽水都唔知。」青年B:「可能特登唔理,或者佢都想被人搅埋一份,我拎咗条女电话,一阵再试下叫佢入黎,我地叫佢唱多一首同饮多一支先俾佢返屋企,我地先将D酒沟哂佢,包佢饮完WING都返唔到屋企陪佢老公。」青年A:「你话架,哈哈,我要条女块西一面啜我条JJ,一面叫我老公。」点算,有三个问题出现了,第一,我老婆要被人抽水了,第二,我支嘢劲硬,仲好想知我老婆会点应对,第三,点先可以睇到成个过程又唔被糖糖见到…………我:「兄弟,可唔可以俾我加入?」

  青年A:「你系边个呀?」

  我:「男人一个啰,不过唔预埋我,我惊大家都要提早返屋企啰。」我拎起电话,暗示如果唔预我,我将会打电话报警。

  青年A:「OK,OK,不过要被我地兄弟上先。」我:「无问题,不过我过一阵先黎,等我同我班朋友打招呼先,不过你话俾我知你地系边间房。」青年A:「跟我地黎。」

  走出洗手间后,我跟住佢地走向果间房,因为怕糖糖系入面认出我,所以我问:「你讲果个女仔而家系入面?」青年A:「唔系,佢过一阵先返黎,不过佢仲有两个同事系入面。」一入到去,只听到轰轰的音乐声,完全听不见任何人的对话,而灯光非常暗,不过近距离跟本看不见样。

  青年C:「喂,边个呢?」

  青年A:「系我Friend。」

  见到房内大概有十一人,有六个女仔左右,我认出其中一个系糖糖同事,即啱啱在走廊见到果个,佢同一班人系到猜枚,我估佢应该都系廿三廿四岁,娇小玲珑型,系走廊睇到佢着住既黑色外套已经唔系佢身上,有的只是绿色露肩T-shirt加黑色牛仔短裤,虽然睇上黎人仔细细,不过对波都几大,应该都有CCUP,不用仔细都可以好容易见到条事业线,连紫色BRA都见到,好明显佢已经饮咗好多。

  为免糖糖突然入黎,所以我先返自己房间,唔知一阵黎会系咩景象?唔知糖糖同佢同事同其他女仔又会系点………差不多了廿分钟,跟朋友告别后,我紧张的走向那间充满刺激气氛的房间,我慢慢地开门,先肯定我老婆无留意门口先入房间,奇怪的看不见我老婆,但令我更奇怪的系我居然看见老婆同事坐系一个男仔既大腿上打车轮,唔知佢系享受定系真系醉到不醒人事,只见到佢对乳房不断被男人弄至变形,而她的大腿正在被青年B爱抚,果对手不断向女仔的大腿根前进。老实讲,我完完全全糖糖的事情了,受不住诱惑的我,忍唔住加他们,令3P游戏变成4P,亦知道佢个名叫Mandy。

  Mandy既牛仔短裤同紫色底裤已经被我地拉低,挂咗那令人窒息的小腿上,从佢小穴睇绝对唔系成日出黎玩既女仔,因为佢既阴唇仍然散发少女气味,嫩红的肉洞,淫水凝聚在洞口,只用手指压在豆豆上,已见她双脚伸直,口水从咀边流出,我对佢对大包和顶峰上嫣红色的葡萄爱不借手,在我不断左右啜食两粒葡萄时,Mandy既小穴同小咀亦同时被两支大炮抽插,在我正想伸出自己私家Q后,突然听到后面有一阵起鬨,我只见一堆男女围在一起,我努力钻进人群,只见地上坐着两名少女,一位少女正慢慢从短裙里脱下底裤,另一少女身上只穿着白色恤衫,光着下体吞吐着一支坐咗梳化上的巨棒,巨棒的主人系一个年约三十既男仕。

  男仕A:「好正呀!估唔到你果样咁纯,平时咁乖巧,原来口才咁好…哗…条脷仲打埋转……系唔系好口你系唔系真系好想我射俾你饮呀。」女子A:「嗯…嗯…………嗯………………」「虽然看不见样貎。,但充满时代感的长发,白白的皮肤,加上佢落力的上下摆动,令在场的两眼充斥火焰。

  女子C:「喂,你咁叻,拮起个屁股睇下。」

  女子A好听话地拮起自己屁股,让自己最私密的菊花洞和桃花源,因为咀巴的活动,令佢屁股睇上黎不断摆动,令在场每个男人都恨不得冲前将佢就地正法。

  男仕A:「你知唔平时系公司同你一齐OT,我已经成日幻想奸咗你,从你纯真的笑容中用JJ抽插你,幻想你系老公面前如何放荡,估唔到而家你会当住咁多陌生人面前咁跪系度饮我D精,仲将自己既淫西被咁多人睇,系唔系好想被佢地屌呢?」刚才脱下底裤的女孩用手指玩弄女子A的桃花源,见女子A身体突然一震,相信佢而家对性的需求是非常非常大,突然听到笑声,随之看见有白色液体从桃花源流出黎。

  我:「白带?」

  青年A:「系我D精呀,我新鲜射入佢子宫架。」我:「乜你系到,一直见唔到你既?」青年A:「你挂住搅Mandy,我又忙住食糖呢。」我D记忆突然返哂黎,我黎呢度系为咗我老婆喎,唔通……我:「食糖?」青年A:「系呀,咪呢条女,我听佢D同事都系叫佢糖糖,话你知,我落咗D嘢系佢杯酒度,睇下佢而家,睇先仲系贤良人妻,而家系我地既子孙桶,你睇佢连佢经理D子孙都饮埋,Mandy同搅紧糖糖果淫西果个女仔都系. 」此时,看见女子A停止头部活动,并转身躺在梳化边,凌乱的长发落在半边脸上,咀角流出少少白色液体,令这个女人显得非常艳丽。无错,佢将自己经理系自己咀内射出的豆浆吞掉;无错,佢系呢个房其中一个子孙桶;无错,佢系糖糖,我可爱贤淑既老婆糖糖。

  佢既眼神非常迷煳,应该系因为药物原因,因为呢场春宫戏令大家欲火焚身,大家各自揾自己喜爱partner发泄,虽然糖糖应该认唔出我,但系我想同将我身上子孙供贡献俾Mandy多D,好彩Mandy系呢个一个系瞓系旁边,我只好安抚同填满佢空虚既身心,我坐系梳化然后抱起佢坐在自己大腿上,好处是可以系扑佢既时候,同时睇住糖糖被人轮奸。Mandy对波真系够大够软,佢好主动咁楂住我条J放入佢小穴口到,然系主动上下抽插,系扑紧Mandy既时候,我睇住糖糖好似树熊抱住个男仔,双方最私人既地方公然连接在一起,手指上的介指更颢得淫欲四流……睇住糖糖好似树熊抱住个佢完全唔识既男仔,双方最私人既器官公然地连接在一起,虽然我觉得好刺激,但心里难免有心酸的感觉,我情愿相信佢系因为药物的原故先会好似而家咁姣。

  糖糖:「嗯…………好热呀……唔好再插我啦…你又话剩系我插我一下……啊…啊…老公快d黎……啊…」青年B:「你老公情愿打机都………唔黎,你都系唔好……提佢,佢连咁靓既娇妻都唔理,你知唔知………系上天知道…先叫你地黎呢度………被我地扑…上天好辛苦……造你出黎…啊………你个西真系好捻窄………系唔系好想我射入你身体入面…」糖糖:「唔………唔…唔好射呀…求求你……唔好…我有老公啦。」青年B:「有老公咪仲好…上天好辛苦造你出黎…系专登被男人扑架,…你老公唔扑你,佢先叫你黎呢度………被我地…扑…你咁都唔明…你知唔知…我屌过好多女仔…你个…啊…西系最靓最甜架…」糖糖:「求你…嗯…唔好再讲…嗯…好入啊………嗯……我啱啱结婚……无耐…唔好…啊…」青年B:「上天俾你咁靓个西,就系要被…男人屌…而且唔系剩系被一个男人屌……你知唔知你有三个窿,上面一个,前面一个,后面一个……系因为你生出黎系为…咗……啊…被最少三个男人同时屌…………屌爆你…」糖糖:「唔系啦…唔好…唔好再入啦…好辛苦…嗯…啊……唔好…再入d…………啊」青年B:「你唔信都唔得,如果你d窿…唔系……为咗被大JJ屌…你而家…点会咁舒服…如果你剩系…可以被你老公屌……点解你会…有三个窿…」糖糖:「老公,你系……边到…老婆…被好多人…轮奸紧……嗯…………嗯…糖糖………唔得啦…再入d……大力……d…屌我…快d扑我……好舒服………啊…」此时见到糖糖被放在另一边梳化上,双脚放在新情人的膊头上,作为妻子的贞操被干得荡然无存,另一位青年见机霸佔糖糖的双乳,这样的情境这样的凌辱和Mandy简直一样,不同的是女主角变成我老婆,我却变成了观众。

  糖糖:「唔好…我快死啦…嗯…大力d…我子宫快被你插坏啦,……唔好再啜我…乳头…好痕呀…糖糖好似公仔…被玩坏……啊……」青年C:「结咗婚真系唔同d,被d靓妹正好多,好玩好多,技术又好,反应又好,结咗婚d皮肤都咁白咁滑。」青年B:「同意…学校d女咩都唔被做,又似死鱼咁,点似我地既糖糖,又靓又好反应,你睇我扑………佢时佢条腰都会配合,等我可以……屌得入d,又多水又姣,块淫西又钟意被男人射入去,系唔系呀………你睇佢头先被咁多男人射咗入去,成块西储咗咁多精,成个子宫都唔知有几多个男人d精虫游紧,真系被人揼大咗个肚都唔知老豆系边个……而家唔屌爆佢等几时……」糖糖:「嗯……好舒服………唔好停…你钟意射就啦……楂爆我对波啦……好high。呀…………」听到糖糖药后真心对白后,我真的受不了,马上把我支大炮从Mandy身体抽出黎,走向糖糖身边,并把我支大炮放在她咀前,佢没有一秒思考时间,马上伸手抓住我大炮并急不及待吸啜,佢条脷不断刺激我既马眼,其不时在旁打转,我完全感受到刚才糖糖既经理所享受到的淫乱人妻服务,不到两分钟我已经把所有精力奉献给本来只属于我的糖糖,糖糖毫不考虑的全数吞下,在我从咀里抽出已软化的化身后,第二支大炮马上填补空缺。太累了,我感到有头晕,我留下糖糖在乐园里并独自回家。

  【完】